抖音爆火--今日头条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养生网中医养生养生保健食疗养生养生之道最好的养生网站提供生活小常识100个养生小窍门

发表日期:2021-10-13 | 来源:香菇养生网

  普通的容资讯App、被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围攻、做推荐引擎对标百度、开放号与微信公众平台抗衡、入侵微博和知乎领土、打造短视频三驾马车抄快手、出海并购买买买……

  时间拉回到2011年,张一鸣通过新闻了解到,2011年手机的出货量当于之三年的总和。次年3月,他辞去房产擎九九房的CEO职务,创办了字节跳动,做出内涵段子、搞笑囧途等一系列内容产品。

  年秋天,搜索引擎巨头百度上线了应用内搜索,用户通过手机百度用地图、观看视频。同年11月,李彦宏在百度内部网上发了一封以改变,你我开始的公开信,他说:要借助PC上的优势,把移动做起来,而拼命维持现状,想把用户留在PC上。

  今日头条App刚上线个月,虽说积累用户过千万,却最多只是内容领域的一个异。它的对手是中青报、南方周末这些传统媒体,以及四大门户网站和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没有一个编辑、不生产内容。张一鸣引傲的算法,却是媒体人竞相攻击的靶子。

  直到2014年,今日头条还在被全国媒体围殴。新京报网、网、《广州日报》、《楚天都市报》等媒体,都曾因版权问题与今日头条开战。他们愤怒,辛苦创作那么多年,才那么点用户。而今日头条毫不费力把这些拿去,换来了大把流量。

  人评价一个产品或项目的好坏,喜欢拿用户价值说事。都喜欢高精尖人群,用尽各种运营手段提高大R用户的比例。对于三低人群(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则是爱搭不理。今日头条的主流用户群刚好就是后者。

  可大家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在中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最近才达到十分之一。而津津乐道的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三低人群占据着绝对比例。当年今日头条通过手机预装软件收割的增量用户,构成了头条帝国的一块基石。

  得益于精准的算法,今日头条高转化的效果广告,强行拉高了流量的价值。宝宝癫痫病在右脑怎么治就这样,它吸引了诸多广告投放,至少在流量变现方面,与百度平起平坐。一个明显的变化是,2016年今日头条大规模扩充SMB直销团队,全国各省市都有头条的员工。另一方面,今日头条给商的返点逐渐下降,流量红利正在消失。

  一方面,不断加码的扶持计划,让今日头条迅速聚拢大量创作者。2015年推出千人万元计划和内容创业孵化器,第二年总数就从3万迅速涨到30万,翻了10倍;2016年砸10亿元扶持短视频创作者,今日头条就成了仅次于快手的第二大短视频软件。

  单一产品的用户增量,很快到了天花板。2017年已经有7亿用户今日头条,而中国整体网民数量也不超过8亿。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在见顶之前,张一鸣的目光已经转向海外,通过自我复制以及买买买,去争夺另外五分之四的战场。

  因为用户获取成本低,很长一段时间,工具类产品是出海主力军。2015年开始,中国以内容、社交、游戏产品为主的第二波出海潮。今日头条或成赢家:一方面,亲自进攻海外,推出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抖音海外版Tik Tok等;另一方面,收购全球移动新闻运营商News Republic、北美音乐短视频应用Musical.ly等。

  早期中国互联网靠Copy to China起家,而今日头条在国外没有对标物。所以BAT多半是防御型的出海,而今日头条则充满了攻击性:自建产品上,TopBuzz多次取得北美App Store新闻榜第一;投资层面,通过推出抖音和收购Flipagram,今日头条实现了对Musical.ly的围剿,从而拿下后者。

  短视频崛起是第一个契机。2016年5月,今日头条上的视频消费总时长,已经超过了图文。张一鸣当即决定all-in短视频,那段时间公司高管出来讲话,十有八九都喊出短视频要取代图文的口号。他们通过严密的数字向你证明,短视频抢的不是长视频的流量,而是看图文南昌哪家医院看癫痫的人都看起了短视频。

  2017年6月,头条视频更名为西瓜视频。同时抖音开始有燎原之势,今日头条的短视频矩阵逐渐清晰。从内容上看,西瓜视频对标秒拍,火山小视频对标快手,抖音对标美拍。而从流量上看,则是头条三大产品包抄快手。

  对一个内容产品而言,功能繁多、体积庞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只能笼络特定人群。形成固定氛围,新旧用户的战争一触即发。要么委曲求全,每个用户只用1%的功能,互不理睬。要么另起炉灶,重新造一个轮子。

  西瓜视频出来没多久,头条问答就了悟空问答。2017年下半年,是传言今日头条挖走知乎300个大V,紧接着悟空问答又邀请各专业达人入驻,发起一波挑衅式的海报。悟空问答能否突破知乎城墙尚不可知,人们已明显感觉到,在一些热点事件的跟进上,前者已经占了上。半个月前的张杨案就是如,通过邀请当事人@Claire小二姐 入驻,悟空问答把自己了新闻现场。

  再到后面,陆续有今日头条旗下的新产品爆出,比如专注汽车的懂车帝、专注财经的钠镁股票、美妆平台泡芙社区等。有传言称,今日头条上各垂直频道,都要被分离出来做个App。不好涉及的领域,就投资或者收购,比如二次元领域的快看漫画、半次元,企业协作领域的石墨文档、Tower等。今日头条要做,人们都不会惊讶了。

  拆分背后,关键是社交。因为手机厂商预装较多,每当出现大规模换机潮,今日头条活跃用户数就跟着下降。毕竟对大多数人而言,资讯软件用哪个都没差。这里要说明的是,理论上算法也有黏性--如果机器足够智能,人又调教得好,资讯软件也能非你不可。只不过短期看来,这种黏性远低于社交。

  虽然腾讯已占据中国社交半壁江山,但社交依然是家必争之地。2017年4月,今日头条上线微头条。诸多明星入驻,一时间人们仿佛看到2009年的微博。微头条变成今日头条App下方一个Tab,既是头条智能分发的一部分,又无时不杭州市治疗癫痫好的专业医院在哪刻不在影响着产品的内容。比如,短内容纳入头条指数中,关注的按钮越显著。

  今日头条开始了一系列社交化。抖音是一个短视频产品,悟空问答是一个短内容产品,它们共有的名字社区。就在去年的头条号创作者大会上,张一鸣宣布将推出千人百万粉计划。今日头条将从智能分发,进化到智能社交。这种算法+社交并行的混合分发,被应用到头条旗下各个产品中。

  比如,全都采用大带小的形式,用今日头条主App给其它产品导流。又比如,上百亿营收的资金支持,足以cover每个独立产品的技术、运营成本。抖音能在春节爆红,与今日头条每天三四百万的投放预算,不无关联。

  运营层面的输血是一方面,更核心的是产品本身。今日头条像鸦片,算得太准,让人忍不住往下翻。这种底层技术被复制到抖音中,也会让人上瘾,忍不住滑滑滑。往上追溯,也正是技术,让今日头条有了充盈的流量和资金。

  算法本质上是信息爆炸后,生产力的进步。有人不觉得它提高了阅读效率,他们说今日头条上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反而加大了获取优质内容的难度。这个逻辑其实问题,因为阅读效率提高,不意味着获取的内容更优质、更、更合兴趣,而意味着内容更有可能被阅读。换言之,流量最大化。

  举个例子,很多社交媒体都用算法分发内容,甚至不惜打乱时间线。原因在于一个用户一天的时间轴动态可能几百条。使用场景可能是前面几十条,没意思,走人。如果打乱时间线,把你更关心的内容排到前面,使用时长自然就增加了。这叫提高用户期望值,就像电视剧预告片。

  当然算法不是万能的。Facebook就有个典型的妈妈问题:因为你发啥,你妈都点赞,所以你发的东西会被优先推给与你妈类似的人。那么你写的技术文章也大概率会被推给七大姑八大姨,因为她们占用了预留读者的名额,你的Geek朋友就看不到文章了。

  信息茧房,桑坦斯提出的这个概念很生动,也一直小孩癫痫病怎么得被很多人误读。他的意思是,人们只自己想要的、能使自己愉悦的信息。目前为止,机器还没有识别观念的能力,所以在一件事情上,用户可以收到正反两种不同的评价。

  而很多人争论的焦点在于,他们以为信息茧房泛指关注领域的局限。首先这是一个概念混淆,其次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大多数精力只能放在有限的事物上。若说局限,早期用户主动订阅的分发机制,可能是更大的局限。

  低俗,涉及算法价值观。为什么今日头条上有大量垃圾信息,轻芒杂志等软件上就很少见到?不是因为内容源不同,而是因为今日头条根据点击、分享等简单行为判断用户需求,而轻芒杂志强行设置了批注这种高门槛的算法维度,代价就是流量始终上不去。

  不是简单的机器和人工对立,两者都是算法,只是模型不同。人们其实很清楚,算法不会导致低俗,人的欲望才会;算法本身不会传播谣言,不加管制的算法才会。当人们指责XX平台盛产垃圾,该背锅的不是算法,而是算法背后的人。

  人可以做出很多努力。比如,调整规则,减少对标题党、低俗内容的推荐,对经常生产、转发谣言的用户降权。今日头条可以出台严密规则,可以在全国2000个编辑,但不可能向轻芒看齐。毕竟,年初Facebook只不过提高了亲友信息比例,用户平均停留时间就下降了24%。这种自杀式的反流量行为,不是今日头条的风格。

  有人说,张小龙是天才型产品经理,而张一鸣就像个AI机器人。2012年张一鸣在BP上写道:五年做到1亿用户。刚好就在2016年,今日头条达成了这个目标。产品立项,即便人都认可了一个好名字,他还要说:再做个AB测试。

  2017年今日头条确实很喜欢价值观这个词。比如九寨沟地震时,头条寻人怒刷一波存在感,让大型互联网公司汗颜;比如全世界都在呼吁的算法透明化,居然是今日头条率先走了第一步;又比如六周年庆上,张一鸣反复强调的社会责任正直向善。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