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养生保健 >> 正文 >

多年离家已成客

.hzh {display: none; }

  母亲围着锅台忙活,父亲来回打着下手,而我却坐在门槛上晒太阳、玩手机,偶尔与父母唠句家常。邻家大嫂进院,冲正在炒肉的母亲喊了句:“家里来客啦?”母亲头也顾不上抬,应到:“哪呀,是俺家老三!”听罢,我一怔,感觉自己多年离家在外,回家甚少,恍然已成客人。

  其实,经常做饭的我,也试图凑到母亲跟前帮忙。可母亲扭头简单一打量我,便摇头逗趣说:“灶前烂草多,做饭烟熏火燎,别把你衣服弄脏了。回家一趟不容易,还是歇着吧。”我顿时满心羞惭,挽起袖管,下手忙活。我要用行动告诉母亲,我还是庄户人,没那么娇气。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母亲忙着做饭,我突发奇想,四下找寻自己在家中曾经留下的痕迹。还记得有一沓在读师范时保存的书信,以前总是被我压在柜底,想留作青春的记忆。可我翻了个底儿朝天,却没找到。母亲略显歉意地说:“多少年你也不提这些信,以为你不要了,又怕有什么秘密,就给你烧了。”我虽不舍,却安慰母亲说:“只是忽然想起来,是没用了。”又想找曾经的课本,没了;儿时的玩具,没了;穿过的衣服、听过的磁带,全没了。我没再问母亲,只愣愣地坐在那里,环顾这个曾伴随我幼年和青年时光的家,却已然找不到当年的痕迹。

  吃饭时,父母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客气地让我深感不自在。饭后,母亲忙着收拾碗筷,把意欲洗碗的我推向一边,扔给了我电视遥控器。随后,她拿出崭新的背褥,晾晒在阳光里,说:“这还是你结婚那年回家盖过的。”遥想,因为工作忙、有女儿,回家都是匆匆来、匆匆走,已有八九年没在家睡过觉。

  父亲说要下地刨花生,问我去不,我高兴地应承。进了沟,我却找不到自家的地,也难怪,多少年没回村种过地,记忆淡了许多,加上村里的地,荒的荒、撂的撂,父母力所能及地捡块好地种些花生,我哪里认得。

© http://zs.nthmn.com  香菇养生网    版权所有